页码:61
期刊:2010

苍凉的群山横卧于更苍凉的土地远端,填满视野的是粗糙而干涸的沟壑,一望无际的黄褐色土壤,偶尔一两株瘦弱的小树,孤单地站在焦土飞扬的羊肠小道旁,像挥别什么,又像期盼什么。
  这就是宁夏中部和南部贫困山区西海固的景象。这里属于黄土高原的干旱地区,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,蒸发量却达降水量的10倍,自然条件恶劣,植被匮乏。
  在西海固有一句俗语:喝一口水,眼泪汪汪;饮一瓢水,就是天堂。
饮一瓢水就是天堂该多么酣畅、满足、美滋滋!在那个滴水贵如油的地方,生存是第一法则,水是最贵重的财富,关于生命存续的财富。
  我不知道在西海固豪喝和畅饮是多么奢侈的事情,莲蓬哗哗沐浴是多么梦寐以求的境况,天堂一旦跟凡尘的水滴联系起来,便会令人在巨大的反差和可怜的欲望中重审价值体系。
  有一位朋友去西藏摄影,不料在雪山上发生严重的高原反应,有一刻,几乎喘不过气,恨不得将胸膛掏个窟窿,以便能吸入平时习以为常的空气。
  他说:“我将几十万元的摄影器材甩下,将随身携带的帐篷、物品卸下,那一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呼吸,让我呼吸。”
  地平线上一文不名的空气在雪山之巅变成拯救生命的灵丹。
  想想也是,活命是最根本的原则。人们不遗余力地追求生存的质量,豪华的房子、气派的车子、华丽的裘皮、熠熠生辉的钻石,可当生存受到威胁时,保证生命延续的却是那些平时被我们忽视,平时不以为意的东西,比如水、空气。
  比如阳光,比如脚下的土地,头顶的蓝天。更可以引申,比如自由,比如健康的体魄、健全的心智……
  这样的意义论证,天堂就在人间,水草丰美、空气清新、阳光明媚的任何地方都是天堂,人间天堂。无论乡村抑或城市,这样的地方在和谐和平的世界随处可见。
  那我就该是天堂里的神仙了?至少过着神仙一般的富庶生活。
  这样想着的时候不禁飘飘然,对于西海固水资源贫乏的村民来说,我是他们遥遥相望的天堂人。
  这并非不思进取的命题,而是说,比较容易找到问题的关键。在2009年哥本哈根峰会召开期间,有一份调查指出,富裕浪费更多的碳。与西海固的水相比,我更愿意追求普通而节俭的生活,低碳低消耗,内心知足而安宁。
不被物欲扰乱,不被繁华诱惑,不被穷凶极恶俘虏。
  因为我住在天堂里,水草丰美、空气清新、阳光明媚,多少世人苛求不来。
责任编辑/王艳红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