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码:74
期刊:2010


  安然进教室时,看见白灵伫立在窗前。霞光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耀眼的光环中,像个天使。
在白灵转过头看他时,安然羞涩地道了声早!白灵没说话,不屑地撇撇嘴,转身走开。
自找没趣,安然窘迫得面红耳赤。成绩好就了不起吗?安然恼怒地拍着桌子,怒吼:“拽什么,臭丫头?”
“是!我是没你香。”白灵淡漠地说。
  “欠揍呀!”安然用力推桌子。
“粗鲁!”白灵说着,走到教室外。安然跟了过去,拦在她面前说:“我得罪过你吗?”白灵扬起头,盯着安然的眼睛说:“你总在上课时捣乱,你自己说说,得罪过我吗?别仗着家里有钱,就可以乱来。”
  听着白灵的话,安然的脸倏地泛红。

  陈超踩着铃声跑进教室时,安然还在走廊上。
  他们是同桌,见安然还在外面,陈超忙把他叫进来。坐回位子,安然依旧在想:我仗着家里有钱乱来了吗?
  安然的父亲是公司经理;母亲开着几家生意红火的连锁超市。他每天身穿名牌,用昂贵的手机,骑学校里最炫的山地车,同学都说他每天过着神仙般的好日子,其实安然也有自己的苦恼。
  父母整天忙着挣钱,就连煮饭也是请钟点工。偌大的房子,时常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安然觉得很孤独。每天晚自习回来,他就上网玩游戏,累了,就坐在窗台上,借着夜色,眺望眼前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……
  自从那次口舌之战后,安然就留意上白灵了。望着她单薄的脊背,安然常想,这个瘦削的身体里到底蕴藏着多少能量呢?为什么每次考试她都能得第一?多角度的观察,安然还发现白灵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,只是因为她脸上淡漠的神情让人难以接近。
  白灵从不主动找同学说话,但时常还是会有同学向她请教作业,每次,她都会很耐心地讲解,直到对方听懂。每当此时,安然总想,为什么她对别人都可以友好相待,单单对我横眉竖眼?
校园里,白灵遇见安然时,依旧不拿正眼看他。安然自尊心大受打击,他不解地问陈超:“我有那么坏吗?白灵为什么老针对我?”陈超搂着安然的肩膀说:“兄弟,别介意,白灵只是不习惯和别人交往。我告诉你她的秘密,你一定不能对别人说。”
  安然严肃地点头。
  陈超边走边说:“白灵是个倔强的女生,家境不好,原来一直跟着打工的父母在外地读书。由于父母工作地点的频繁变动,她就频繁地转学……小学四年级那年,她的父母离婚了,谁也不要她……”
  安然的心隐隐有些疼。他突然想走进白灵的世界。

  安然怎么也没想到,交友信给白灵后,她居然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他说:“安然,你真想和我交朋友吗?很荣幸。不过,我的目标是重点,如果你能考上,我们再做朋友。如果你是通过你父母花钱买上去的话,那你就离我远点。”
  白灵的话,让安然无地自容。班上所有同学也都睁大眼睛,屏住呼吸盯着他们看。
  “白灵,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”安然涨红着脸问。
  “我把你看得很高,也很想交你这个朋友,是否真心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白灵说完,轻快地转身离开。
  安然坐在椅子上,心乱如麻,很后悔自己写信给她。
  我能考上重点大学吗?安然想。但他还是决定拼一把。
  安然的变化让老班刮目相看,每次表扬安然时,班上的同学就会偷偷地笑。安然脸红红的,但心里却高兴着。
  才几个月的工夫,他的成绩就进步了十几名。寒假时,他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,由陈超帮他复习。在忙碌的学习中,渐渐找到了学习的乐趣。他也一直告诫自己:努力,不能让白灵看扁了!

  离高考只剩一个月时,安然的成绩已经大幅度提升,但能不能考上,还得看考场上的发挥。
  放学回去的路上,他神情恍惚。
  “你对自己没信心吗?”陈超问。
  “不知道!”安然眼睛倦倦地望着远方。
  “你真的不明白白灵的良苦用心?”陈超问。
  “良苦用心?她连正眼都不看我。”安然疑惑重重。
  “这是她给你的信。”陈超从书包里掏出一信封递给安然。
信很短,但安然牢牢地记在脑海了:
对你的伤害,我是故意的。
你说你青春孤寂,所以在茫然中虚度时光,难道别人的青春都很华美吗?你有爱你的双亲,虽然他们目前只顾上挣钱,但这也是为你,而我,却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。难道我就得选择自暴自弃吗?我偏不,我要努力证明给他们看,抛弃我是他们的错。
谁的青春不孤寂?孤寂,难道就可以虚度青春年华吗?我们的人生,始终只能依靠自己走过,父母的庇护过不了一生一世。
安然看着信,若有所思地想:是呀,谁的青春不孤寂?难道我们就可以虚度年华吗?不可以,永远不可以。责任编辑/王艳红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