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码:42
期刊:2010

1919年夏天,正在清华学校(清华大学前身)任教的林语堂准备去美国哈佛大学留学,他在清华只申请到“半个奖学金”,即全额资助的一半——40美金。听说此事后,胡适主动对林语堂说:如果你回国后到北大教书,我们每月可以补助你40美金。
  不过,这只是胡适的口头承诺,双方并未签订书面合同。
  胡适的承诺,令林语堂非常高兴。然而,林语堂的运气实在有点背,在去美国的船上,他的夫人廖翠凤就患了急性盲肠炎。到了美国,开刀住院得花许多钱,所带盘缠根本应付不了。林语堂只好给胡适拍电报,请求帮助。
  很快,胡适寄来了500美金支票。
  读完哈佛课程,林语堂夫妇又到法国教华工识字,工作一年后赴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语言学博士。当时,清华那半个奖学金停发,林语堂在法国挣的钱也快用完,他再次拍电报给胡适,希望北京大学寄点钱来。不久,胡适又寄来了1000美金。
  1923年,林语堂通过了莱比锡大学语言学博士学位的考试,回到祖国,受聘为北大英文系教授。
  进北大,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胡适,但此时胡适已请假南下养病。他找到北大代校长蒋梦麟,真诚地感谢北大这些年对他的帮助。蒋梦麟大吃一惊,他告诉林语堂:北大根本就没有类似的资助计划。林语堂终于明白:胡适是用个人的钱资助自己。
  胡适没有在任何场合张扬过这件事,连在日记里都未写过,晚年的林语堂却执意予以披露。林语堂说:这件事,已深藏在我和太太心中40多年,虽然那笔钱我们慢慢地还上了,但是,我们永远记得胡先生对朋友的这份“无声援助”。
  胡适是1917年从美国归来担任北京大学教授的,1919年没有出任行政职务,只是在上一年的3月担任北大英文部教授会主任的虚职,他以普通教授的身份要求林语堂回国后到北大教书,不过是为了放一个烟幕弹,让林语堂相信每月40美金的资助的确出自北大官方,而非他个人。胡适知道:林语堂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如果让其接受自己的资助去美国留学,他内心肯定非常不安;一旦把这种资助说成是官方行为,林语堂就不会再有什么顾虑。
  善不分形式,只要不损害施善对象的利益和尊严就值得我们敬重;但胡适施善时不图任何名利,千方百计让动人的真相隐身,生怕给别人带来心理困扰,这样的善无疑抵达了一种更高的境界,称得上是一种大善。
责任编辑/任知元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