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码:73
期刊:2010

盛夏的大巴山之行,催我无数次泪下的是那些遍地俯拾的红军故事,而更让我回肠荡气的是乡亲们热情捧上的那一碗碗老鹰茶。当年,红四方面军数万将士在大巴山浴血奋战,一举创建了中国第二大红色根据地,因此,在这块英雄土地上积淀下来的红军歌谣、红军故事深深地融入了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。满山遍野丛丛簇簇的老鹰茶树,在危难时刻掩护了红军,救济了红军,是那段红色岁月不老的见证。
  老鹰茶在植物学中属樟树科灌丛植物,主要生长在我国的大巴山和武夷山的高山峭崖上,而那些地方正是山鹰筑巢建立营盘的处所。诺水河畔的老药农告诉我说,山鹰孵出儿女后,每天要频频外出狩猎,以供子女发育时不断膨胀的饮食需要。这个空当也正是毒蛇、老鼠觊觎鹰巢的时候,好在有“友邻”老鹰茶的枝叶平时散发出的一种淡淡香气,这种气体是蛇鼠之辈的感官所不能接受的,它们往往嗅而却步。所以,如果巢穴附近没有生长老鹰茶树,聪明的鹰爸鹰妈便会隔三差五地叼几枝老鹰茶树枝放在窝边,以庇护宝宝们在巢中安全成长。
  老鹰茶的叶片和梗都含有大量对人体有益的元素,《本草纲目》里说老鹰茶“瞩目提神、生津润肺”。生长在这里的山民们祖祖辈辈都与老鹰茶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老鹰茶有芽茶和梗茶之分,就是在春季和秋季分别将老鹰茶的嫩芽和梗采回去,淘洗干净,风干,再用竹简或布袋密封储藏起来。每天只需拈几片撮几根放进水中,便可浓浓酽酽地烹煮一大壶茶色酡红、其味糯香的老鹰茶来,可供一家老小扎扎实实地喝上一天。
  历史的长河里,茶总是谋事决策者们的爱物。而在大巴山人的眼里,红军的战斗故事与老鹰茶又是密不可分的。红四方面军在大巴山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之初,条件艰苦,环境恶劣,总部机关经常是灯火通宵达旦,徐向前、王树声等首长连续几个昼夜不合眼是家常便饭。要驱困提神,老鹰茶自然不可少。
  大巴山的老人们回忆说,总部首长个个都是茶瘾大过饭瘾,一天不吃饭谁也不会吭声,可茶缸中片刻少了茶水便要拍桌子。据说当时的张国焘还为此更换过两茬警卫员。老鹰茶成为了红军军需物资中不可缺少的东西,当时的政治部主任张琴秋还抽调了十多名女战士,专职采摘和焙制老鹰茶,以保障师、军及总部首长的茶叶供给。红军离不开老鹰茶,老鹰茶滋养了苏区。
  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,贫苦人家谁没有用老鹰茶招待过红军啊!红军文化是巴山的魂灵,老鹰茶是巴山的神韵。红军岩、红军洞、红军渡、盼红台等凝结着军民鱼水深情的红色景观,灿若群星般地吸引住了世界的目光。而老鹰茶却如大巴山的父老乡亲们一样朴实无华,只知一味地为革命为社会奉献着。
  只要有一捧土,老鹰茶就会顽强地生长,无怨无悔地付出,从不计较得失。红军,巴山人民,老鹰茶,三者的品行有着惊人的相似,这种共同的东西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互促互动,相辅相成,凝结成牢不可破的钢铁长城。今天,这笔伟大的精神财富又成为烛照天下的巴山之魂。
  依依不舍地作别大巴山时,老药农突然闯进我的房间,将一大把青枝绿叶的老鹰茶塞进我手里说,知道你很喜欢老鹰茶,但这东西太贱,有钱人不屑买它,有身份的人又不愿意喝它,所以它进不了商场入不了宾馆。农贸市场的地摊上有卖,但偏街小巷的,你不好找。昨晚我上山采了这些,赶大早给你送来了。
  这就是巴山人,这就是巴山的老鹰茶。我紧紧攥住老人青筋凸显的大手,热泪簌簌而下。 责任编辑/王艳红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