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码:26
期刊:2010

天气预报说将有大雪,第二天起床后,推开窗,窗外的雪松、槐树、屋顶、汽车、草坪上堆满了厚厚的积雪,雪还在下,密密麻麻凌乱地随着风,像书法家笔下的狂草。
  下楼买早点,人行道旁边的树枝几乎都被压断,树枝连着树皮悬挂在树干上,往日绿油油的树一夜间变成了骨折受伤的病人,它们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。
  雪后的小区格外宁静。我注意到许多鸟儿烦躁不安地鸣叫着飞来飞去,惊起树枝上的雪嗖嗖落下。
  买了早点回来,站在阳台上看雪。几只麻雀穿梭在雪松树枝丛中,不停地鸣叫,呼朋引伴,一些麻雀从不远处飞来,它们站在雪松树冠下没有落雪的树枝上,似乎商量着什么——这声音和好天气里的不一样,充满了焦虑,全然没了往日晴空中欢快的旋律。
  突然间,我想起来了,它们肯定是为雪后的食物惆怅鸣叫。
  打开电视,新闻里说,这雪是50年未遇的暴雪,积雪厚度达20厘米,许多地方停水、停电、停气,交通中断,人民受灾。政府正竭尽全力积极领导大家抗雪,减少暴雪带来的损失。
  暴雪中,只要口袋里有钱就可以不费力地到饭店、超市购买食品渡过难关,可鸟儿们呢?雪那么厚,它们不可能用纤弱的脚拨开厚厚的积雪寻找到食物。它们只能无助地躲在屋檐下、树丛中、大雪寒风刮不到的地方,寻觅一些短暂的温暖,用焦虑的鸣叫表达内心的无助,用惆怅的眼神搜寻可以落脚的狭小锥地,用微薄的力量抵抗这越下越猛的风雪。
  我对这些鸟儿充满了敬意、怜悯。
  它们是尘世间最干净的灵魂,不像我们人类,不停地向大自然攫取,让欲望撑破有限的头颅,而它们对生命、对生活、对自然的需求简单至极,一些昆虫、瘪谷、露水就能让它们满足。我们从自然界不停攫取自身需求的能源、乳汁、力量,而回报自然的只有污染、垃圾、噪音和伤害。它们用干净的羽毛梳理云朵,用简单的歌声缔造天籁,用小小的头颅叩拜感恩大地。它们用人们遗弃的丝麻、碎布、棉花造就的巢是自然界最干净、温暖,接近生命本质的家。
  我们用钢筋、水泥、砖头筑起的家园以及家园里的一切物什,有哪一样不是从大自然中索取的呢?
  我们向自然过度索取,造成的间接后果带来的惩罚牵连着自然界那些无辜的生灵。我们脚下的大地、河流、山川、树木被那些鸟儿神一样地守护、爱恋着,我们耳边喧嚣鼎沸的交易声、计较声、争斗声被那些鸟儿用天籁一般的声音过滤着净化着……
  相比之下,真让人惭愧。我们是该向自然以及自然界那些无辜的生灵叩拜、谢罪、忏悔、感恩了!
  雪还在下,家里的冰箱里有鸡鸭鱼肉、蔬菜大米,我不担心一日三餐,但我不知道那些鸟儿的早餐、午餐、晚餐在哪里?
  我只希望雪早点停下来,太阳早日出来,让那些鸟儿不必为今天愁,也不必为明天忧;我更希望雪停后,我们能真正安静地坐下来,低下头深深思考,然后从容而又感恩地走在充满阳光和鸟鸣的大地上。责任编辑/任知元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