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码:80
期刊:2010

在希伯莱语中,耶路撒冷是“和平之城”,然而,几千年下来,耶路撒冷留给犹太人的却是一段“哭墙”。以色列人发誓决不废弃“哭墙”,因为这正是犹太先祖历史的写照。
  提及“哭墙”,还得从圣殿山讲起。在公元前11世纪,犹太王国创始人大卫王征服耶路撒冷后,将它定为犹太王国的都城,并打算建造一座朝拜犹太教神主耶和华的圣殿。大卫王死后,他的儿子所罗门王继承父业,耗时7载,动用20万人在耶路撒冷的一座山(即著名的圣殿山)上兴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圣殿。这就是著名的耶路撒冷第一圣殿。
  公元前586年,巴比伦军队攻占耶路撒冷,第一圣殿被毁。后来,犹太人两度重修圣殿。但公元70年,罗马帝国将领提多攻下耶路撒冷后焚烧了圣殿,只留下西边一段殿墙,故称西墙。相传罗马人放火烧圣殿时,有6位天使下凡,坐在西墙下失声大哭,泪水渗入石缝,使这段墙更加坚固。罗马统治时期,除每年哀悼圣殿被毁的那一天外,犹太人一概不得进入耶路撒冷。许多世纪以来,犹太教徒来到这里面壁祈祷,每当追忆历史上圣殿被毁、犹太人被迫四处流亡,便不禁悲从中来,号啕大哭一场,“哭墙”因此得名。
  “哭墙”长约52米,高19米,由27层巨大的大理石块砌成,由于距伊斯兰教圣地仅一墙之隔,曾发生多起冲突事件,因而“哭墙”由军警负责把守。
曾经国破家亡的记忆与颠沛流离的经历,总会在犹太人面对这堵墙时,刹那间涌上心头,以致泪流满面,大声啜泣。特别是“二战”期间,惨遭德国法西斯杀害的犹太人达600万之多。这些惨痛的历史遭遇,深深地印在犹太人心中,哭墙便更被犹太人视为信仰和团结的象征,也正因为如此,它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;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,人们蜂拥而至,都想体验犹太人重返耶路撒冷的悲怆。
这是一处悲伤宣泄的出口。最初,人们只在11月9日这一天来到这里,后来,当他们需要心灵的慰藉时,自然而然就想到了“哭墙”。这里,犹太人通过哭泣,疼痛得到缓解和抚慰。
所以,现在的每天都可以看到,犹太男女分成两拨分别在“哭墙”的两面祈祷,他们手捧《圣经》,呼唤着亲人的名字,一边祈祷,一边哭泣。在哭墙的前边,可见一排排椅子,有些人坐在椅子上,对着哭墙,终日以泪洗面。
令人思绪潮涌的是,一个小小的细节。
在这里,人们可以把自己的悲伤和心愿,写成字条,塞进哭墙砖块与砖块之间的缝隙里。这不是某个人的发明,而是来这里的人们——共同的心愿。于是,缝隙里的字条,不仅有犹太人的,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。
这些字条,也可以供给其他人打开阅读。
于是,人们从这里读到了别人的疼痛。
那些带着伤的文字,像折断的翅膀,在阅读者眼里沉重地飞翔:
一位伤心欲绝的老妇人,思念着逝去的亲人,她亲昵地呼唤着他们的乳名,希望他们像白鸽一样飞回来……
一个小男孩,想念在冲突中死去的妈妈,他的心愿是,在这片土地上再也听不见枪炮声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绿色的花海里,触手可及的是绿色的橄榄枝……
还有那些无穷无尽的希望。希望亲人们在绝症中康复,在孽海中回头,在险境中幸存,在苦难中幸福。每个心愿都像一只受伤的蝴蝶,带着疼痛飞翔。
谁的心灵里没有疼痛?而这个叫“耶路撒冷”的地方,这个叫“哭墙”的地方,汇集了世界上所有的疼痛,并为疼痛找到了出口。
把疼痛折叠起来,收藏在一堵墙的缝隙里,留给过去,或者未来的岁月,留给自己,或者他人。抚慰别人的心,淡化自己的痛。擦干泪水,相视一笑,彼此搀扶,走过人生艰难的一程。
耶路撒冷的痛处,仿佛成了世界各地人们心灵的诊所。能看到别人的疼痛,才意识到自己的疼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深;读到别人的愿望,才知道别人的愿望原来比自己的更美好。
责任编辑/迟 早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